深深深深深

About 6

最让我不安的是我出门前我妈塞钱给我了,他们几年没给过我钱了,都是我姐给我的,我实在用着烫手。用我姐的也烫手,成年人,用我姐的钱,我姐又大我多少呢,我有什么脸。更惨的是还不能以此激励自己努力,都这样了,努力又有什么用呢。我只想自己出来工作,再苦也认了。克服对社会的恐惧,动力居然来源于此。

It 5

刚刚目睹了一个CE&队唯转了一个冬兵&包唯的博,而我昨天还看过这个冬兵&包唯rs了CE。。。行吧,这就是个圈,我看明白了,也没什么好纠结的。

It 4

有些妹子真是天使,能瞬间赶走乌烟瘴气。我实名制感谢。

It 3

人间不值得,不值得,塞包值得,盾冬值得。
那些整天哈哈哈哈或者幽默逗比的太太,某天翻到她小号,却是扑面而来的丧的气息,“活着为了等死”。我有个很喜欢的太太,人也好看妆也好看又聪明又理智,金句有那~么多,有一晚翻她微博翻到凌晨三点,看到一句:每天醒来都是:我怎么还活着。
我不行,我得活着,我还没去过漫展,我还没见到盾冬结婚,我得活着。

It 2

一直以来我都讲求问心无愧,连追星嗑cp都要问心无愧,但今天真的爆委屈了。我淋完一场暴雨回来,看见关注的一位冬&包粉rs队长rs dd粉,再一看原因,首页dd圈转了一个rs塞包rs到飞起的毒唯的博。我澡都顾不上洗,找出一个个太太的那条博,请她们避雷,没人理我。最后找了一个我能说上话的妹子。妹子发声了,首页也转了,避雷了。我他妈被rs了两个本命呢?以后不想混圈了,佛着吧。

It

微博玩不下去了。首页转了就算了,劝了也不删,到最后只有我们塞包粉像是吃了屎。我一个队长粉加塞包粉,更是吃了两份屎。

About 5

行吧,昨天跟我妈讲没钱用,她吧啦吧啦一大堆讲她比我还苦,最后还要问我:儿啊,你还有更苦的吗?讲给妈听听。我:我为什么要打给你?今天打给我爸了,他开玩笑地说怎么了?是不是没钱用了?我听他声音就哭了。

About 4

“他们我无所谓,我想跟你说话,而你不听”
可是我现在跟你无话可说。我心里的逻辑,盘算着:不是这样子的。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说了,我无话可说了,这才是症结所在。

About 3

我今天真的很丧,一直试图做点别的事避免丧,结果却是越来越丧。我真的害怕了,我死定了,我现在无比想向我姐表明我支持她的立场,以求,当我在她那样的境地时,有人拉我一把。
我从来都太天真了,从来都太随心所欲,从来都没有真正考虑过如果我出柜了我家人会怎样。我不是说我一定要出柜,我更大的可能是正常地结婚生子。但今天,我喜欢的女孩冲着我的方向(哪怕不是对我)甜甜地笑了三十秒,我也笑,真挚的,光明的,无所畏惧的,甚至不是踩在云端炸成烟花的。我们之间好像是那种可以触摸到的温暖。结果今晚,我就受到了全所未有的冲击。我想,后果甚至可能不止是我被我爸打断腿这么简单。他可能会崩溃,但我想一下我可能要面临的人生,我又要发疯。按理说我变成这种性格也不能全算我的错,但这样想没有用。我应该考虑我要怎样才能担当起一切,做自己想做的事,但真的,好像无论如何,都是没用的。我早就丧失特权了。我姐只是谈了个比她小的男朋友,我爸就可以跟她展开长达一年的拉锯战,就可以把一个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抬到无比高的位置想让我姐嫁过去。而我,出柜?不婚?我完全不敢想象我到底会面对什么。但我能怎么办,我学不会面对现实,我他妈在幻想中只想睡塞包,在现实只喜欢女孩子,讲到性我就只想睡塞包,不讲性我就只喜欢女孩子,我他妈能怎么办。
然而我已经丧失特权了。我不可能指望我爸会对我说“你开心就好”。会这么对我说的人只有我奶奶,她是唯一一个,有可能不在意我喜欢的是男孩还是女孩的人。
现实是什么,现实就是我无力承受的。

About 2

我爸,自从上上次跟他讲完一个又长又尬的电话之后,有了质的变化。很久很久之后我再打给他时,他终于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我刚开口“冬至啊……”他就立刻“等你回来我们再弄羊肉酒”;我非常直截了当地表达非常想回家,他又很着急地安慰我“回家有什么好啊人总是要出门的”……总而言之,我非常受用。我跟他的关系从高考结束开始就划了个天堑,我爱他,然而观念上的冲突以及态度上的落差使那个天堑看起来不可逾越,而我没有办法。这次他终于又表现出“只要你开心其他一切都无所谓”的态度,我很开心。
然而因为各种原因我还是很久不给他打电话,有什么都是跟妈说。这次跟我姐在一起,老妈发起视频通话,然而她那边前摄坏了。对着漆黑的屏幕聊了一会儿,那边终于换了爸的手机。然而入屏的只有老妈一个人,我忍不住问老爸呢?给我看一下我爸。然后镜头转向他。
你以为我会看到什么?许久不见而显得衰老的容颜?错了,他比以前更英俊非凡,刚染的黑发,穿着毛衣,那么好,那么暖,嘴里嚼着东西,非常可爱。问他吃什么他又不说。那个时刻真的是,莫名很感动,又心里酸涩。
总有那么无数个瞬间觉得,我真的真的很爱他。